台灣工黨

日本和台灣只有務虛關係

今年是《中日友好和平條約》的四十周年紀念。一九七八年八月十二日,中國外交部長黃華和日本國外務大臣園田植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安徽廳簽署。

第四屆「東方經濟論壇」,於九月十一日起至十三日在俄羅斯遠東港市海參威舉行。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首次親自出席此論壇。這次論壇的主要人物,俄羅斯普京總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日本總理安倍晉三,韓國總理李洛淵,蒙古總統哈勒特馬,巴特圖勒嘎。這次論壇主題為「遠東,更多機遇」。參加論壇的國家有六十多個,共約數千名代表參加。

我們特別提出「東方經濟論壇」,的原因,主要是日本總理安倍晉三,在行前,就透露希望能與習近平見面會談。果然,習近平在十二日,與安倍晉三會談四十分鐘。並確認十月廿日,安倍晉三將飛抵北京,參加廿四日的《中日友好和平條約》締結四十週年的紀念。安倍晉三邀請習近平,參加明年在大阪舉行的G20首腦會議。

會議中,關於釣魚台島周邊海域問題,兩國首腦原則同意「東中國海域」應該是「和平,協力,友好之海」。關於「一帶一路」的經濟圈,兩國確認,將共同協力,推進對第三國之投資。關於「朝鮮半島非核化」,兩國確認是共同的目標。

二⃝一七年,台灣與日本的貿易關係,雙邊貿易總額六百二十八億美金,日本進口台灣總額為四百二十億美金,台灣出口日本總額二百零七億美金。

大陸公布的對日貿易,二⃝一七年的貿易總額三千零三十億美金,大陸出口日本一千三百七十三億美金,進口一千六百五十六億美金。

日本向來對中國大陸友好

我們可以從上述資訊,充分了解到,不論是政治,還是經濟,甚至是文化,日本都是將中國大陸擺在第一位,大陸與日本的關係,絕非表面所看到的「劍拔弩張」,而是「晴時偶陣雨」。

從過去中國大陸和日本的互動歷程來看,日本是對中國大陸最友善的國家。根據日本官方(ODA)發表的數字顯示,從一九七九至二⃝一⃝年的這三十年間,日本共援助中國大陸3.64兆日圓,折合人民幣2852億。日本的援助佔中國大陸總體接受外援的67.2%,高於第二名德國33倍之多。日本與中國大陸建交後,在改革開放初期,中國大陸引進的資金,技術,管理經驗,大多來自日本。因此中國大陸的高層肯定十分明白,日本對中國大陸的金援及支持,是遠超過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

如果不是美國人將釣魚台列嶼的行政管理權讓渡給日本,今天中國大陸與日本的矛盾和衝突也不會這麼表面化。一九七二年的世界局勢就是以美蘇兩國為首的東西兩大集團的恐怖平衡和對抗。因此釣漁臺列嶼,美國人也只有交給聽話又有能力配合的日本。誰知成為了中國大陸與日本最頭痛的問題。

台灣的「日華關係」是務虛的

安倍晉三尋求與中國大陸關係的軟著陸,並不令人意外。因為日本的外交政策就是「親美和中」,基於這個立國原則,現在日本在台灣的政經利益,若抵觸到日本與北京的友好關係,日本式寧願選擇中國大陸也不會去關心與台灣的關係是否受到傷害。這是日本在與中國大陸建交後的這40餘年時間的外交準則。

因此,台灣當局,除了有不可為人告知的秘密台日關係,台灣是沒有理由擔心與日本的關係受到什麼嚴重傷害的。因為日本人根本不重視與台灣的關係,日本人要的是與台灣有良好而密切的經貿關係。至於與台灣的政治關係,老實說,日本人是根本不當一回事的。

岸信介是中華民國的支持者

如果我們可以合理推測台灣為什麼會一直受到日本人的「制約」?或許有以下一些原因可以看出端倪。

一、台灣當局的「親日」心結,可以上溯至國民政府撤退來台開始。蔣中正領導下的國民黨及國民政府好不容易在台灣站穩腳跟。當然,任何一個能夠協助國民政府的國家或朋友都歡迎。事實上,當時的日本政府確實對中華民國政府懷著歷史的情節。因為蔣中正對戰敗的日本人採行寬大為懷的政策,迅速遣送數百萬日本軍民返回日本,當時的日本領導階層是深深感激的。這個友好關係持續到日本與大陸建交,甚至一直延續到有二戰經驗的日本政治領袖退出政壇為止。如果台日關係的友好,勉強要斷代的話,可以說一直到總理佐藤榮作一九七二年七月七日下台為止。如果說台日關係持續保溫,應該可以延緩至一九八七年八月七日逝世的岸信介為止,他是日本第五十六及五十七任總理。因為過去台日友好是這樣的關係,因此台灣政治人物延續了這種「親日」的政治傳統,就算日本政壇年輕一代已朝向北京政府,台灣政治人物,仍然一相情願,以為「親日」,就多一份對抗北京的力量。事實上,這是假象,但卻成為自發性受日本人「制約」的因素。

台灣軍工業的可能合作者

二、台灣「親日」的另一個原因,即有可能是軍事研發的合作。美國人挑三阻四地把次級的軍備或尖端武器,以高價賣給台灣。早已讓台灣政府及國防部,非常感冒。美國人也阻止台灣發展飛彈等武器,但隨著科技的進步以及民間研發能力的提升,台灣也研發了不少精密的飛彈,船艦,雷達,槍砲等。合理的推測,日本在這方面,肯定提供不少零配件及專利技術,協助台灣軍工業的發展,這是美國人檔不住的。

這些以民間身分來台灣提供軍工業研發的科技人員,日本政府肯定知道,甚至不阻止。日本的邏輯是,台灣是站在日本這邊共同對抗中國大陸。台灣或許因為這樣而自己「制約」自己,不去惹日本人不高興。這種「親日」關係,國民黨和民進黨是一樣的。

台灣「親日」的原因,或許是對日本表示,不論如何,台灣是重視與日本的友誼和親善關係,希望一旦和中國大陸有矛盾有衝突,日本能站在台灣這一邊。其實這是台灣人自己的想法,日本人才不會這麼感情用事。特別是民進黨人的親日動作,已到了讓日本人覺得奇怪的地步。事實上,日本人對於以戰爭手段侵占中國領土,凌虐中國人的歷史,日本人是自省的,只是不說。日本對中國大陸慷慨的援助,也是基於「補償」的心理。

台灣當局「親日」不是「知日」

日本的知識份子,對於日本軍閥在二次世界大戰的醜行以及對自己同胞的壓迫,他們都相當痛惡。這也是為什麼日本人對美國人服服貼貼的原因。因為美國佔領期間,確實誠心誠意希望日本走向民主。明治維新的過程是日本不斷藉對外戰爭來擴張海外資源也向世界炫耀日本是個軍事強國。結果是以慘敗結束了明治維新累積下來的成果。二次大戰結束後,日本才真正變成民主國家。

總之,台灣對日本政府的親善表達,只是一種期望值,想當然耳的親善,沒什麼強烈的理由和證據。今天,台灣只要做好美國與中國大陸關係,日本人自然而然會重視對台灣的關係。可惜的是台灣政府,幾十年來都知「親日」卻無法「知日」。因此要說台灣與日本有甚麼緊密關係?我個人認為那種關係也不會高過「敦親睦鄰」,說不定,台灣和新加坡的關係還比日本人好得多。總括來說,日本和台灣的關係是建立在台灣對日本的期望值,沒什麼底氣可以支撐。如果台灣政治人物瞭解日台關係就只有鄰居關係的話,台灣和日本就可以更務實地建立實質關係。這樣,日本,台灣,中國大陸等三方相對也能相忍為重,共同和諧發展,這才是東亞局勢穩定發展的基石。

574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台灣工黨就是愛分享,請協助我們這美好的理念分享出去